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讲章 >> 内容

四种人——瘫子蒙医治故事的解读

时间:2017-2-21 22:45:48 点击:

  核心提示:四种人——瘫子蒙医治故事的解读2011-08-15|阅读:|来源:《教材》2009年第4期 作者:王雷   经文:路5∶18——26;可2∶1——12  当年耶稣在世时曾经医治了许多...
四种人——瘫子蒙医治故事的解读 2011-08-15  |  阅读:  |  来源:《教材》2009年第4期 作者:王雷  

  经文:路5∶18——26;可2∶1——12

  当年耶稣在世时曾经医治了许多病人,有许多疑难杂症甚至不治之症患者,因着耶稣的医治而得以痊愈。从这些神奇的医病故事中,我们不仅能看到主耶稣在医治病人时所显出的广博的怜恤之爱和妙手回春之术,同时也能够看到出现在这些神迹故事之中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他们在这些场景中所持的态度和所作出的反应是各不相同的,甚至可以说是千姿百态,千差万别的。在《路加福音》第五章所记的耶稣医治瘫子的故事情节中,除了耶稣本人以外,还有四种人,即:蒙医治的瘫子、抬瘫子之人、法利赛人和教法师、围观的群众。这四种人对我们各有什么启发呢?我们很有必要来考察一下。

  (一)瘫子(蒙医者)
  当耶稣看到瘫子从空中而降时,便被他们(包括瘫子自己和抬他之人)的信心所感动,就说:“你的罪赦了”。好像此人的瘫痪与罪有关,其实未必如此,在下文中耶稣解释道:说这话“是叫你们知道人子有赦罪的权柄”。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耶稣对这个瘫子进行了双重的医治——灵魂的医治(赦罪)和身体的医治(使其起来行走)。从这个医病故事的前半部分看,瘫子似乎完全是被动的,任由别人抬着前进。圣经中没有具体记载他所说的话,但在经文的字里行间却透射出他的信心与顺服来。

  这个人到底是因何而瘫痪,我们不得而知,或许是因中风(脑溢血)而半身不遂,或许是因风湿性关节炎而下肢瘫痪,或许是因腿部骨折而无法行走……也许在见到耶稣之前,他已经瘫痪了很久,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四处求医问药,却无法得到真正的医治。也许正在他濒临绝望的深渊,一筹莫展,在叹息中准备放弃求医之念的时候,有人将福音传给他,将耶稣介绍给他,这又重新点燃起他的信心之火,使他冰封的心灵开始解冻。他怀着美好的盼望请求别人抬着他去见耶稣,于是才有故事后半部分的发生。

  当耶稣吩咐瘫子“起来”的时候,他毫无疑惑、毫不犹豫地立刻起来。这里的“起来”二字非但表现出耶稣具有非凡的医治之能,也表现了瘫子在主耶稣面前的绝对信心和绝对顺从。“起来”是对耶稣医治之工的密切配合,若无此配合,瘫子将永远得不到医治,因此,“起来”就是一个得医治的手段和途径。这也是耶稣常用的一种医治方式,例如,当年睚鲁的女儿死了,耶稣就是拉着她的手吩咐她说“起来”,小姑娘便立刻复活,起来了。当一个人灵性处于低谷时,要及时“起来”,而不要在低谷中长久地徘徊,正如浪子流落在外走投无路时,便醒悟过来,对自己说道:“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浪子主动地 “起来”,重返父的家中,使他得以有机会重得父爱和家庭的温暖,这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各位弟兄姊妹,当我们在灵程路上跌倒时,千万不可赖在那里不起来,在哪里跌倒,就要立刻在那里爬起来。

  通常情况下,一个久病不愈的人常常会被悲观和失望的情绪压抑着,生活在怀疑和悲叹之中,是很难建立起信心的。然而,我们却不难看出,这个瘫子并没有被疾病(或残疾)彻底摧垮。耶稣的话给予了他活泼的盼望和坚强的信念,正是这种信念与盼望支撑着他刚强地站立了起来,倘若这个瘫子是个小信之人,他将永远是个无法站立和行走的瘫子。这个瘫子成了一个活的见证,他用行动见证了耶稣的大能与慈爱。瘫子得医治了——不仅他的身体站立起来,他的灵魂同时也站立了起来,不再瘫痪,因此当他欢欢喜喜地拿着褥子回家去的时候,便由心发出赞美,将荣耀归给神。瘫子的见证是身、心、口三合一的见证。

  各位亲爱的弟兄姐妹,假如你的灵魂曾经瘫痪,现在是否已经得了医治呢?是否刚强地站立了起来并归荣耀与神呢?靠着主的力量,我们凡事都得了能力和秘诀。

  (二) 四个抬夫(抬瘫者)
  抬瘫子的人究竟有几个,《路加福音》没有记载,《马可福音》第2章中记载说共有四人。圣经用了短短两节经文就使这几个抬瘫子之人的信心、爱心、决心和同心,活脱脱地跃然纸上。

  抬瘫子之人是有信心、爱心和热心的,他们相信耶稣有能力医治这个瘫子,他们也知道,唯有耶稣才能使这个瘫子站立起来。是这四个人将瘫子引到耶稣的面前,使他能够认识耶稣并获得医治。如果没有这几个人帮助,也许这个瘫子将无缘得见耶稣,只能在一个无人的角落望隅兴叹而已。这四个人能不辞辛劳地抬着瘫子来见耶稣,他们的爱心是值得称道的。或许他们是特地从遥远的乡下,赶了很远的路把瘫子抬到城里,然后才得见耶稣的。在路上他们费了很多力,流了很多汗。来到城里,见围着耶稣的人太多,无法进到耶稣面前,他们便上到房顶,掀开瓦片,将瘫子从房顶缒下去。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为使瘫子得医治,抬瘫子之人挖空心思,匠心独运,以至上房揭瓦,大有不见耶稣不罢休之势。这个瘫子体重起码也有一百多斤,要用力把他抬上房顶,然后再小心翼翼地缒下去,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一行动很是别出心裁,既体现出抬瘫子之人的智慧,也体现出他们的勇气和决心。我们在为主作工时,倘若有此等决心,则有何艰难险阻可惧哉!

  我们同时也能看到这四个人之间的彼此合作的精神。他们之间有很好的协作,彼此配合得非常默契。当抬瘫子走在路上的时候,四人的手必须保持同样的高度,脚必须迈出同样速度的步伐,才能是躺在担架上的瘫子保持身体平衡。要把这么重的一个瘫子送上房顶并缒下去,必须要非常小心细致,否则很容易因踩破瓦片造成屋顶坍塌,致使瘫子从房顶摔跌下去。今天,我们做领人归主工作的时候,也当有如此的细致和协作精神,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去引领他们。针对瘫子就必须用几个人一起抬的办法(因为一个人很难有足够的力气去把瘫子抬上房顶),在遇到障碍无法接近耶稣时,甚至要用超常的办法把他带到主的面前。有些工作不是一个人能完成得了的,需要有几个人(甚至更多的人)联合起来去做,彼此靠主联络得合式,比单个人更有做工的果效。

  教会要发展壮大,不仅需要在讲台上慷慨证道的牧师,更需要千千万万在台下默默无闻地领人归主的同工同道。领人归主就好比是抬瘫子,这项工作是很艰辛的,需要风里来,雨里去,哪里需要便往哪里去,不仅要承受劳苦,有时还要忍受委屈。抬瘫子之人心中所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劳苦,而是瘫子的痛苦和需求,他们要做到与瘫子同悲同喜,与他一道流泪,与他一道欢喜,与他风雨同舟——这就是舍己传福音之人的写照。今天的教会同工同道们,主已经把抬瘫子的任务托付给我们,我们要去把许许多多灵性瘫痪无法行走的人抬到耶稣的面前来,让他们与我们一道同得福音的好处,同享主内的喜乐与平安,你做好准备了吗?你付出行动了吗?

  (三) 法利赛人和教法师(诘难者)
  法利赛人和教法师是古代犹太社会中的知识分子、社会名流,有不少法利赛人还是犹太公会的成员,尽管法利赛党中也有像尼哥底母那样谦虚上进的人,但是这个党派中大多数人都是自命不凡、骄傲十足的。他们的优点是有知识和学问,缺点是骄傲、自私、虚荣、嫉妒、贪婪。这一党派在形成之初是很虔诚的,但后来却逐渐演化成徒有虚表的一派。他们只注重外在的礼仪和口头的说教,却不注重内在的生命和本质。他们的信仰只是一个空洞的外壳和虚假的面具。法利赛人的确满腹经纶、学富五车,但知识并没有拯救他们,反倒使他们跌倒。他们自以为掌握了真理,实则沦为真理的敌人。他们把知识当作炫耀和骄傲的资本,这样只能使他们的“自我”膨胀起来,变得越来越自私和目中无人。作为基督徒,我们应当认识到:知识不是我们得救的条件,尽管知识对于我们很重要,惟有恩典和信心才是我们得救的必要条件。

  法利赛人喜欢在众人面前显示自己的地位和学问,也喜欢吹毛求疵地指责他人的不是,以高抬自己。由于他们专好问难,便常常向耶稣发起诘难和挑战。当耶稣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的时候,文士和法利赛人便议论纷纷,妄加指责耶稣,说他是个僭妄之人,其实他们的议论和指责是出于自己的高傲、无知和偏见,也正是这种无知和偏见使他们一叶障目、不见森林,进而拒绝真理,使自己失去应有的福分,并成为福音传播之路上的绊脚石。主耶稣称他们是“粉饰的坟墓”、“毒蛇的种类”,因为他们外表装饰得高雅清洁、道貌岸然,内心却是污秽肮脏,充满不义的;他们是灵性的瞎子,不仅自己拒绝真理,还阻挡别人接受真理,不仅自己敌对耶稣,还阻挡别人相信耶稣。

  因此当时主耶稣直言不讳、一针见血地将法利赛人的虚伪和错谬揭露出来,他说道:“你们心里议论的是什么呢?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哪一样容易呢?”法利赛人无言以对。赦罪是关乎“权威”的问题,医治却是关乎“能力”的问题。对于常人而言,就眼前观之,叫瘫子起来行走似乎更难,因为此事需在众人面前得到立刻的实证和应验;从长远来看,给瘫子赦罪则更难,因为这是牵涉到一个人终极命运的大事,也是常人无法为瘫子做到的一件事。这样看来,叫瘫子起来行走,岂是普通人就能做到的事呢?耶稣的权柄和能力岂不是来源于神吗?他岂没有赦罪的权柄吗?

  (四) 群众(围观者)
  当那个先前瘫痪的人在众人面前突然站立起来,并且拿褥子行走的时候,众人都感到异常惊奇,便纷纷将荣耀归与神,并且满心惧怕说:“我们今日看见非常的事了。”圣经仅仅用这一节经文(路5∶26)便把众人当时的态度与反应勾勒了出来。

  众人为何惊奇?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瘫子得医治),因为他们也看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人(耶稣)。当时聚集在耶稣周围的群众当中,既有为吃饼得饱来寻求耶稣的,也有为凑热闹和看神迹而拥挤耶稣的,有因着身体疾病来求主医治的,也有来听耶稣讲道的。不过,其中大部分人恐怕是希求看神迹的,如同保罗所说“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林前1∶22)。虽然众人来自不同的地方,认识水平和灵性层次也各有不同,但他们大体可划为一类,他们与上述的前三种人是截然不同的。他们没有认同于文士和法利赛人,没有随从他们去诘难或攻击耶稣,而是怀着敬畏的心将荣耀归与上主。“满心惧怕”一词也可以翻译成“十分敬畏”,因为众人知道耶稣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所做的事也不是普通的事,他的能力一定来源于以色列民族世世代代所信仰的真神,虽然众人当时还不知道耶稣就是神的儿子,就是弥赛亚,但他们在潜意识中已感到这个非凡的人一定与他们所信仰的神有着某种内在联系,冒犯他在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亵渎真神。因此,我们可以说,犹太群众其信仰的虔诚性与模糊性是交织在一起的。相对而言,他们对神的敬畏之情较之犹太上层人士的虚伪做作之风,则更值得我们加以肯定。

  不过,我们应当辨证地看待这些围观者。在整个场面中,自始至终他们似乎只是麻木不仁的袖手旁观者,没有丝毫的参与意识,他们没有以实际行动来帮助那个瘫子,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爱心和同情心,因此,比起那四个甘心费力抬瘫子的人,这些群众又是何等的消极!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这些群众挡住了瘫子来到耶稣面前,他们成了瘫子归主的障碍,因为是他们把耶稣围得水泄不通,以至于抬瘫子的人无法近前,迫不得已才上到房顶把瘫子缒下去。倘若在场的众人愿意给瘫子让开一条路,则四个抬夫就不必如此煞费苦心了。众人并未体会到瘫子的病痛和迫切求医的心情,他们只是站在一边做消极的看客。和这些围观的群众相似的是,在今天的教会中也有许多信徒只顾自己,不顾他人,只顾个人,不顾教会,没有爱人如己的精神,没有主动服侍的意识。今天,我们的社会和教会中所需要的是那种本着爱心助人为乐的“好撒玛利亚人”,而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旁观者。我们基督徒应该积极地参与到荣神益人的事工中来,要成为引领别人归主的向导,而不要成为别人归主的障碍。

  在瘫子得医治这一故事情节中出现的四种人,他们各具情态,既有值得我们赞赏和效法的一面,也有足以让我们引以为戒的一面,其中有的人可以为我们提供正面的经验,也有的人可以作为我们反面的教训。在神的家中,我们永远不要做那种虚伪骄傲、拦阻福音的法利赛人,也不要做那种只会袖手旁观而不愿承担责任的围观群众。今天我们要靠着主的能力使我们自己从灵性的瘫痪状态中刚强地站立起来,归荣耀与神,并且,我们还要乐于去做抬瘫子的人,帮助并引领越来越多的人归向耶稣,使福音得以广传,得救的人数不断加添。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天津新望基督教会(xinwangjdj.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laoy! V4.0.6